歡迎來到大慶職業學院!當前日期:
大慶職業學院
保持職業特色是職業大學的使命

信息來源:《中國教育報》2019年6月27日02版

經教育部批準,南昌職業學院等15所學校正式由“職業學院”更名為“職業大學”,同時升級為本科院校。今年起,這15所學校將面向全國招收本科學生。

長期以來,“升格”(中職升高職,高職升本科)一直居于職業院校諸多興奮點的榜首地位。為了升格,一些職業學校傾注了全部精力,調動了一切社會資源,當地政府也為之吶喊助威,甚至市(縣)委書記、市(縣)長親自出馬,為之造勢宣傳。在一些地區,升格似乎成為職業教育發展的主旋律,好像只要學校升格了,原有的問題也就迎刃而解了。

熱情高漲地重視、發展職業教育的精神固然可嘉,但是,升格是發展職業教育的唯一指標嗎?如果置企業參與辦學的動力不足、辦學和人才培養質量水平參差不齊等問題于不顧,一味地追求學校升格,這是服務發展、促進就業的戰略之舉嗎?

毋庸諱言,當前在職業教育領域,有諸多的喧囂折騰與提升人才培養質量關聯度不高。一些地區和院校不注重解決實際問題,熱衷于造聲勢、爭項目、要獎牌、顯政績,這無異于遺忘了職業教育發展的初心。對于職業教育來說,遺忘初心就是忘記了自身的地位和作用。職業院校的升格沖動,尤其是高職院校升本的沖動,說白了就是想通過升格來實現去職業化、向寶塔型普通教育辦學模式靠攏的目的。

以上分析,并非筆者的隨意猜測和妄加判斷。理由是:為什么一些中等專業學校一旦與地方開放大學聯合辦學,就將中等專業學校的名稱丟棄不用,搖身一變為“××市開放大學”?為什么一些中職校在升格為高職院校時,千方百計地想去掉“技術”“職業”等字樣?為什么本次首批15所職業大學名單的獲批,在職業教育領域并沒有引起波動或轟動?據筆者所知,這與兩個因素有關:一是首批15所職業大學均為民辦學校,未涉及公辦學校之間的競爭;二是按照教育部要求,更名后的學校必須冠以“職業大學”的名稱,這顯然不是希望回歸寶塔型普通教育辦學模式的高職院校所期望的。

鑒于以上分析,筆者認為,首批職業大學具有不同尋常的重任和使命。“職教20條”明確指出:“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完善學歷教育與培訓并重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暢通技術技能人才成長渠道。”“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 首批15所職業大學的誕生,絕不僅僅是校名的更換,其深刻意蘊是: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邁出了堅實的一步,職業教育的類型教育屬性在國家人才分類框架上得到了進一步的確認,在現代職教體系內部,有了培養高層次技術技能人才的“大學”。

為此,教育部在批準15所學校更名時著重強調,學校要堅持職業教育辦學定位,保持職業教育屬性和特色,培養區域經濟社會發展需要的高層次技術技能人才。這既是國家設立職業大學的初心,也是首批職業大學的使命。筆者預測,隨著“職教20條”各項重大措施的落地實施和深入推進,保留“職業”特色,保持“類型”屬性,將成為一些普通本科高等學校向應用型轉變、部分高職院校更名升級為職業大學的主流。因此,有條件的普通高校和高職院校應該審時度勢,明確方向,丟掉“去職業化”轉型或升本的狹隘執念,順應時代發展要求,積極向應用型轉變或爭取躋身職業大學的行列,為完善國家現代職教體系作出應有貢獻。

(劉景忠:系江蘇聯合職業技術學院顧問)

上一條:中德職業教育以互鑒促創新
下一條:以“工匠精神”育工匠之師